•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:000xb.com ff227.com vn613.com vn215.com se808.com yz568.com 266gg.com :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

  • 重生之纵意人生

    第一章  思母绮念

    七月的太阳将柏油路面蒸腾出阵阵热量,远远看去行人的样子都被热浪扭曲。

    徐梅打着大大的遮阳伞快步走向自家社区,室外闷热的让她快透不过气,细腻的汗珠从她白皙的额头涔涔冒出,顺着她的脸颊流过脖颈,流入她那高耸挺立只露出些许的白腻的里。

    这世纪交接之初的时代,像她这样穿着印花大领口,束腰连衣裙的少妇十分少见。更因材料问题,当年的衣服透气则不吸水,一出汗就容易黏在身上,大片大片的汗水紧贴着她的身体,将那曼妙的曲线全部勾勒出来。

    “呦!江太太,三十八、九的天您还上班那?”四十多岁看着十分健壮的保安,热情的打着招呼,不过眼神却总在她那修长笔直的腿上来回扫视。

    “这不下午放了。”

    徐梅随口应了一句,踩着她那双高跟水晶凉鞋匆匆而过。她十分讨厌这个保安队长,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每次从他面前走过,他眼中都燃烧着熊熊欲火,传闻他是四十多岁的老光棍……

    保安队长抿了抿嘴,看着徐梅那挺翘的臀部,以及那被紧紧勒住的高耸,咽了下口水用轻声嗫嚅:“早晚有一天……”

    徐梅打开自家单元门,一股凉风扑面而来,还没走入厅内的她就听到电视中传出一阵日文。自家儿子又脱得只剩下条四角裤衩,坐地板上打着游戏。

    “小祖宗!你感冒发热刚好又赤膊开空调!不要命了!”说着她拿起沙发上的短袖上衣套向他儿子。

    十六、七少的年伸头把套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拉了拉,看着自己母亲热出的两腮嫣红笑道:“没事,妈!你别挡着我打游戏!你这一身臭汗!赶快去洗洗,不然空调一吹我没事,您可就真感冒了!”

    徐梅无奈地翻了个白眼,自家这位小祖宗自从两个月前大病一场后,就懂事了许多,不过作为母亲的她,总觉得怪怪的具体又说不出。去自己卧室后拿出换洗衣物后,路过客厅的她又看了一眼认真打游戏的儿子,便走入卫生间褪去连衣裙。

    江峰侧头看了眼卫生间的磨砂玻璃,透过灯光所照射出的柔和曲线,以及磨砂玻璃后的那成熟丰满肉体,都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冲击,特别是那脱去束缚后的半片坚挺饱满,他只觉得身体一阵燥热,全身的血液都涌向了下体的某个部位,使其迅速充血膨胀起来……

    “毕竟还是年轻啊。”他喃喃自语着,深深的吸了口气,空调间内的凉爽让他稍微好受了些。

    不知何时他已站在了卫生间外,还好在心理上他已不是一个雏了,不然这么多年的思念再加这具年轻的身体,只怕当场就要做出某些令他后悔终生的事情。

    这时,徐梅的声音从卫生间内传了出来,“阿峰,什么事情?”

    “妈,您稍微快点,我这一关打完,我想尿尿!”

    江峰飞快的回答了一句,转身便走回客厅,深怕母亲看出什么的他。甚至都没注意母亲之后回答。【在这之前你还是先忍忍吧……】江峰拉开四角裤,看着自己因充血而筋脉虬结、坚硬如铁的肉棒!【在等等!再有两天!你就能……】

    “阿峰,你干什么那?”

    江峰被身后母亲的声音吓了一跳,赶忙松开手中裤头,转身看向正用白色毛巾擦拭著湿漉漉长发的母亲。

    夏天居家且宽大连身睡衣,根本无法阻止她那高耸而起的美妙半圆,她高挑的身材将本应低膝的连身裙给撑了起来,一双雪白圆润的笔直的长腿正紧紧并拢,某个瞬间那禁区刚好给掖出了一个美妙的轮廓!

    “我这被尿憋的受不了,站空调下面吹风。”江峰胡诌一句,暗暗咽下口水,径直从她身边走过时撇了一眼那没带胸罩却傲然挺立的洁白。——妖孽,都三十多了,居然没下垂……

    徐梅看着走进卫生间的儿子皱了皱眉,她感觉儿子在走过她身边时看了她胸一眼,这让她很不舒服,病愈之后儿子在家虽还只顾玩闹,但暑期补习班的老师说,他儿子好像开了窍一样,数学每周摸底考试居然差不多拿了满分,英语的小作文里的许多生僻词,时不时的还写几句莎士比亚的句子……还问是不是参加了别的补习。

    江峰冲进卫生间,脱下身上的衣裤打开淋浴花洒,露出还算匀称的身材,看着肚子上些许赘肉,他满意的点点头,连续两个月的锻炼是有效果的。原本偏胖的身材已经向着他理想的八块腹肌、两条人鱼线的状态塑形。

    两个月前他突然从噩梦中醒来,望着陌生而又熟悉的天花板,当时的他心中一片茫然!

    随后他立即起床,在这装修看着“老旧复古”,实际刚装修没多久的三居室走了一圈,和记忆中一样除开一主、一次两房,还有一间较小的客房被装修成他的书房!没错,这是他02年的家!

    为什么那么肯定?因为07年父母离异时将这套属于市中心的房子给卖了,当时父亲为了尽快完成财产分割,把这套房贱卖了五十万!

    母亲在拿到卖房款的时候一言不发,他依然记得母亲看到律师将财产分割后所列财务清单的冷漠。

    当时他十分愤怒,始终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突然这样绝情!而母亲也没做出任何反对!

    直到之后一年里母亲因胃癌去世,他才在母亲临终前问明白,原来父亲十多年前就和那个女人有了关系并生养了一个女孩。

    母亲在单位组织的一次体检得知自己的病情,为了防止她死后那女人和父亲结婚,正式入主自家,她很果断的父亲摊了牌,并把早已弄到的资料扔在了父亲面前。

    江峰不知道她是怎么和父亲谈的,从最后协议离婚的财产分割上来看,母亲和他占了差不多70%的财产。

    那天从民政局走出后,江峰的父亲就好似人间失踪一般,几年后江峰才知道,当时他父亲正忙着和他的另一个家庭移民澳洲,急需一笔现金,公司、商铺、还有一些股票什么的都需要一段时间进行处理,只有当时红火非常的楼市,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筹集一笔现金。而这间三居室便是最好出手的不动产。

    最大的讽刺是这样父亲,到澳洲后利用国内累计的关系和资源做起了进出口贸易,那些年奶粉,尿片,化妆品等等实用商品,以及澳洲的一些房产项目让他赚了个盆满钵满,据说后来在他买的农场里发现了石油。可以说离婚后,他们一家过著幸福快乐的生活。

    花洒的水流顺着身体流下,流向江峰的下体,他蓦然的抓着自己那根粗壮、坚硬来回摩梭。硕大的龟头,因充血泛著艳丽的彤红色,快速的来来回回几十次,却连感觉都没有了。刚刚斜眼一瞥,从上而下的看母亲胸前两点嫣红,让他的身体兴奋不已,他想就此发泄出来。

    结果,一个思维走偏变没了那种兴奋,他松开因用力过猛而凸起的青筋右手,就挣脱制约的膨胀起来,比起松手前膨胀了好些。

    要说他前世也是完成了百人斩的人渣,不会没抵抗力,没想到居然如此失态。年轻的身体果然不是很好控制,他很满意现在身体的坚硬如铁,比三十多岁时的他好的太多。年轻冲动也就罢了,作为老司机的他能轻易的转圜。

    可14.7公分的长度让他很不满意,要知道前世某次和一女高学生玩游戏的时候,用尺量下的结果可是17.3公分。别看只少这点长度,差距可是天差地远,对青春活力的美少女,几棍子下去也就降服了。怕的就是经验丰富的成熟妇人,特别是身高腿长、阴道狭长者,那实战的效果真是相去甚远!

    想起前世某个身穿红色毛衣的妖娆,那双粉嫩柔软的藕足。想起彻底被他征服的美妇,想起在她身上纵横驰骋的美妙感觉,他便鸡动非常,那等名穴美器今生也是数个不能放过的目标之一!如果可能定要早早布局,要让她趁著还在适孕年龄,定要让她“因奸受孕”替自己产下子嗣。

    “阿峰啊,你洗完了吗?洗完就把自己收衣篓里的衣服,放洗衣机里洗了。”很不巧在他回忆过往时候,母亲那吴侬软语带着甜糯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。

    “好的,知道啦!”

    江峰关闭花洒,拿起自己的浴巾擦身,打开洗衣机他从自己的蓝色的收衣篓里一件一件的往细节里仍。

    突然他顿了一下,盯着那关闭的粉色收衣篓,缓缓伸出手,一件、两件、三件…终于在最下面,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,也是母亲藏着的白色文胸和内裤。

    将它们拿在手中捏了捏,仿佛还有母亲刚褪下时的体温,他鼻子凑向绣著蕾丝花边的闻了闻,淡淡的香气不胫让他下意识低头,向托著乳球的下半闻去。一股混杂着淡淡汗味,乳香以及女人原本体香的味道,从鼻子冲入了他的脑中,刚刚弱化的海绵体瞬间被全身的血液涌入,又变的坚硬起来。

    江峰把文胸拿开,深深吸了口气调节了一下自己呼吸,把手中白色纯棉内裤向着卫生间内的灯光拉开,借助那黄色的光他看到那底裤的中心位置,有着一个淡淡的圆形浮水印。他把内裤拿到鼻前抽动了一下鼻子,一股混合了成熟女子体味和某种分泌物的气味,把他刺激的两眼通红!

    猛地,他好似受了什么刺激,捏著那白色的内裤,把它覆蓋自己的肉棒上快速撸动起来!那片圆形浮水印正好盖在他那充血后硕大、狰狞的龟头上!一下!两下!三下!他用力的挺动着自己的腰,用力的刺向那坨浮水印,用力的想刺破那层薄布,刺进他母亲的体内,深深的刺进去,狠狠的刺进去,一刻不停来回的抽动着。

    直到把他精华,体内的子孙,全部注入她母亲的体内,让她体内充满他那罪恶逆伦的精子,让她受精,让她怀孕,让那孕育了他的神圣之地再次孕育出新的生命!

    “阿峰啊!你洗好了吗?怎么那么长时间啊!”

    一声轻呼将就快达到极乐巅峰的江峰,从无边快感中唤了回来。母亲突如其来的喊声,吓的他下意识停止了撸动的右手,他眨了眨眼睛,看着已经被自己蹂躏的面目全非的白色内裤。

    “马上好,我在穿裤子!你可千万别过来啊!”

    江峰边喊边把两个收衣篓里的衣物全部扔进洗衣机,熟练的按下洗衣机开关,看着那白色的内裤在水中起起伏伏,他庆幸那积蓄多日的子弹差点就浪费在这条内裤上了。

    为了两天后的那个日子,他足足准备了快两个月,期间无论憋的多难受他都没撸管一次。为此他有过一次梦遗,被早起叫他的母亲发现后,还嘲笑他说终于学会画地图了是个小的大人了。

    江峰抛开杂乱的思绪走了出去,看着斜靠在转角沙发上的母亲。宽大的睡衣贴著那丰满柔软的胴体,优美的起伏著。从那高挺伟岸胸部所撑起的前襟向下,顺着优美的半圆下摆一直延伸到平坦的小腹。

    看着不断转换频道的母亲,江峰说道:“妈,我把所有的衣服全放进去洗了。你放心一件不少,全扔……”

    话没说完,徐梅蹭的站起来冲向卫生间,只听她边走边骂:“小王八蛋,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!不要一起扔!内外衣要分开,裤子衣服也要分开!袜子你要自己洗!!”

    江峰暗暗看着冲进卫生间的徐梅暗自得意,他早知道自己刚刚做的蠢事,能把一切痕迹都掩盖过去,最关键的是他不是第一次将衣服仍一起洗了,绝不会受徐梅怀疑。

    一向习惯文胸内裤单洗,又有些许洁癖的徐梅,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,那沾在内裤外侧的液体,绝对是男子马眼前端分泌的体液。以她那缜密的心思,成熟妇人的对性事的敏感,一眼就明白发生过什么,自己就算百般狡辩也肯定跑不了。在这么关键的时刻,让她起了戒心绝对会坏大事。特别距离原本的机会只剩两天,现在绝不能出错,江峰也不允许自己出错。

    近日,全国家电标准委员会副主任王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微波炉工作所产生的辐射比手机还要小。在欧美、日本等发达国家,家家都使用微波炉,但从来也没有听说过他们出现缺营养的现象。所以请大家不要过度担心微波炉的使用,切勿轻信谣言……”

    江峰回头电视内的明艳的女主播,他记得这一年某份报纸上刊登了一片《莫忽视微波炉的危害》,文内把微波炉所散发出微波,微波到人身体的伤害夸大化,恐怖化,妖魔化!

    文章发布后被全国近六百家媒体转载,使许多消费者认为微波炉不再是厨房帮手,而是恐怖杀手,因此不愿购买。这使得微波炉生产行业陷入困境,五、六月份全国微波炉销售同比下滑40%。

    那时报纸的公信力十分了得,上到各部委领导,下致平民百姓,对纸媒都及其关注,几乎有人人看报的习惯,所造成的影响也不是现在媒体能比的。直到某国字号报纸在其副刊中,对此文章的内容进行整理,并对相关说法进行严正驳斥后,这股风潮才渐渐散去。

    不过江峰知道,某国字号报纸出来辟谣的最大原因是,微波炉龙头格兰仕紧急进京,就此和某部门进行了深入交流,之后才有了对该文进行辟谣,并将矛头直指美国某跨国公司,称其为谣言散布者。

    “呦,我们家阿峰居然会认真看新闻了?”徐梅怒气冲冲的瞪了他一眼,刚刚还好她及时进去对衣物分类,不过拿起内裤时那被洗衣机洗卷了样,让她十分恼火,于是出来就讥诮了儿子一句。

    江峰上前搂住徐梅的双臂,将她按到沙发上,转移话题笑嘻嘻的说道:“妈,您消消气,我们周五去澳洲是不是,明天去换点外币?我还有三百您给我一起换了吧。”

    “还用你说,我昨天就去银行换过了,另外花旗的那张卡也去银行办了境外即时消费,到时候现金不够直接刷。还有,我们是周五下午五点半的飞机,第二天早上九点到……哎,这时候你要去,我可费了好的劲才安排了一星期的公休!”

    徐梅想想就头疼,要不两个月前和儿子约定他只要考上一中,就带他去澳洲,她才懒得在这时候出去,毕竟她们局七、八月最轻松。原本以为儿子的成绩能进三中就是运气了,结果让所有人意外,居然真考上了一中。她可没去一中找老陈打招呼,最可能是儿子作弊了,可是他是怎么做到的?毕竟一中的分数线是全市最高,有些考场就算没人考中也毫不稀奇,作为局内业务能力过硬才挂科的她,十分清楚里面的门道。

    江峰看到母亲眼睛咕噜噜的乱转,以他对母亲的了解,知道她肯定在思量什么,难道是内裤……

    “那我回房整理衣服了!省的到时候又丢三落四的。”说著江峰不管徐梅古怪的表情,直接走自己房间。

    徐梅知道儿子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,不过她不打算去问。聪明的女人从来不会在自己家男人身上去找问题,就算真的弄清楚儿子怎么作弊,难道还去告发他?

    江峰走进房间关上门,翻开自己书包抽出语文课文,随手一翻,两张体彩遍露了出来。他拿在手中,用一种很缥缈的语气说道:“一张二十倍,一张正常彩……万事俱备。”

    重生到现在一切尽在掌握,计画也很完美,就看后天晚上了能否改变历史了……



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